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少女的处女血

少女的处女血

少女的处女血

在一个初春的晚上,地点是一个小镇的车站出口,时间大约是晚上七时。我瑟缩地坐在路边,连日的逃亡令我苦不堪言,虽然身体疲惫不堪,但最令我痛苦不堪的是连日积累的欲望无处发泄。

  “为什么我如此倒楣?”我心里问。数星期前奸淫过的少女竟于多日前再次遇上,少女的呼叫惹来了警察的追捕,最后演变成全国性的通缉。

  “他妈的臭婊子,终有一天我会干爆你的嫩穴!”我心里咒骂着。

  身上的钱已全花光,我终于决定以打劫来渡此难关。我在此己静候了个多小时,但仍找不到理想的目标。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侯,身旁传来了脚步声,一位年约廿岁的少女缓缓步至,我慌忙躲在树丛后,偷偷打量少女。

  少女有一头亮丽的短发,紧身的T恤及贴身的牛仔裤,衬托出少女玲珑浮凸的身材,清秀的面庞上涂上了淡淡的化妆,美丽得令人注视,令我的欲望再次燃烧,今晚的收获可能非常丰富。

  我悄悄地跟踪着少女,路上的行人不多,我机警地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少女丝毫没发觉到恶梦已悄悄跟踪在身后,二人走了大约十多分钟,终于抵达少女居住的大厦。

  由于大厦的其中一部电梯坏了,少女只好选择另外的一部,我当然跟着少女走进电梯内。电梯缓缓爬升,最后停在三十三楼,少女走出电梯,当行至防烟门内,打算再沿楼梯步行至自己居住的层数时,我发现机不可失,连忙走到少女身后,少女发现身后的危机,刚想呼叫,双唇已被我紧按着。

  我轻易的制服了少女,以破布把少女的嘴塞住,少女的双手更被反剪缚在背后。我把少女推倒地上,检查着少女的手袋,在少女的钱包内找到了二千元的现金和数张提款咭。

  我也不忘翻查少女的身份证,少女名叫张善丽,二十岁,是一名大学生。

  真好,很早已想尝尝女子大学生的滋味,我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到少女身上。

  我将少女推到楼梯的扶手边,双手用力,撕破了少女的T恤,接着扯下了少女的胸围,露出了少女高耸有致的双乳,我以双手包容着少女的一双乳房,轻轻磨擦揉动,指尖轻夹着少女的乳头来回扭动。少女知道自己遇上色狼,惊恐得流出泪来。

  我扯下少女的腰带,褪下少女的牛仔裤,再扯脱了少女的内裤,转瞬间,少女的裸体己暴露在男人的眼前。我将少女的乳房含进嘴内,轻轻吸啜,舌尖舔动挑逗着少女的乳头,直至少女的乳头在我的嘴内硬直起来。

  我将少女推倒地上,双手用力,分开少女的双腿。我再以食、中二指,轻拉开少女的阴唇,在少女的阴道口不远处,发现了完整无缺的处女膜,令我的欲念进一步提升。我迅速地脱去自己的衣物,阴茎早已急不及待的怒涨充血,为奸污眼前的少女做好准备。

  我把少女推伏到废置一旁的木箱上,以双脚顶开少女的大腿,硬涨如同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正好顶在善丽的阴唇上。少女的背部朝天,香肩被我以双手紧紧抓着,我用双手慢慢用力将善丽拉进自己的怀里,阴茎同时刺进少女的处女穴内。

  少女感到下体传来撕裂的痛楚,一阵剧痛过后,少女知道男人已刺破自己宝贵的处女膜。少女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宝贵的贞操,只感到男人的阴茎不断开发着自己紧窄的阴道,硬生生的迫进自己体内,令善丽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。

  和少女完全不同的是我正享受着这种紧迫的感觉,处女血沿着善丽的阴道口流出,我在善丽紧窄的阴道内狂插猛顶,直至巨大的阴茎全插进善丽的阴道内,才放开少女的香肩,改为抓着善丽一双丰满的乳房,以少女的乳房作借力点,展开活塞运动。

  善丽的乳房上满布了我的手指印,乳肉在我的指掌间扭曲变形。我完全地压在善丽的娇躯上,吸啜着少女的耳垂,刺激着善丽的春情。善丽感到自己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把男人的阴茎夹紧,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着男人的阴茎,阴肉紧紧缠绕着男人的炮身,一下一下来回的套弄着。

  善丽感到阵阵灼热的卵精由自己的穴心泄射而出,洒落在我的龟头上,阴道大幅收缩挤压,善丽终于达到一生中第一次的高潮。

  我放缓抽插,享受着善丽阴道的挤压,以龟头来回磨擦着善丽的穴心,待少女稍为平息,便再次重复猛烈的抽插运动。我将善丽越抱越紧,阴茎进进出出的刺进善丽的体内进深处,直至龟头插进善丽的子宫内,便将积压已久的精液,全数泄射进善丽的子宫内。

  善丽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险期,于是拼命的扭动身体挣扎,可是我紧紧的把她抱住。一波一波的精液,源源不绝的射进善丽的子宫内,先灌满善丽的子宫,再慢慢注满少女的阴道。善丽感到自己的子宫不由自主的蠕动着,以吸纳更多男人的精液,直至自己的卵巢内注满了男人灼热的精浆。善丽感到自己难逃因奸成孕的恶梦,再一次流下泪来。

  我抽出软化掉的阴茎,积聚在善丽阴道内的精液沿着阴道口流出体外,奶白色的精液沿着善丽的大腿滴在地上。善丽多希望自己子宫内的精液能同时流出体外,可惜善丽的子宫口却无视主人的意愿而紧紧闭合着,封锁着男人射进善丽子宫内的所有精液,让善丽无奈下为这奸污自己的男人孕育下一代。

  我抽出善丽嘴内的破布,将软化的阴茎插入善丽的嘴内,双手紧抓着善丽的头,便再次缓抽慢插起来。善丽感到自己嘴内的阴茎不断涨大,我每一下抽插也顶到自己的喉深处,我更强迫善丽用柔舌舔弄着我硬涨的龟头。全无经验的善丽一下一下的舔落在最敏感的部位上,舌尖不时扫过马眼,善丽用柔舌舔抹着伞状的龟头。

  善丽生硬的口技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高潮,浓稠的精液由我的马眼泄射而出,注满善丽唇内的每一处空间。善丽无奈地吞下我射进嘴内的精液,只感到自己的胃部像灌满男人精液般的恶心感觉。

  我将阴茎抽离善丽的双唇,只见我将善丽的娇躯轻轻反转,以善丽一双高耸丰满的乳房紧紧夹着自己软化掉的阴茎,我将善丽的乳房紧紧挤出一条乳隙,阴茎便在善丽的乳隙中来回抽插起来。我以像要捏爆善丽乳房的巨力紧紧揉搓着,快速的抽插令善丽的乳房被擦伤得一片通红,嫩白幼滑的乳肉满布瘀青。

  我在高潮的瞬间将阴茎对准善丽的俏脸,泄射而出的精液像雨点般打在善丽的脸上,厚白的一大片涂满了善丽的眼上、鼻上、唇上以及面颊上。

  先后射了三发,我的欲望终于得到充足的发泄。我以善丽的内裤抹去仍残留在少女大腿上的处女血留为纪念,便遗下饱受侵犯凌辱的善丽满足地离开。


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