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我的将军生涯】

【我的将军生涯】

  第一章血雨腥风
 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右手的长刀已经卷刃,10几道深浅不一的缺口触目惊心,我摸了摸额角的伤口,血还在流。回头看看,100多弟兄只剩下7,8个能站立的了,还都挂着伤,其中几个完全靠拄着手中的长枪才能站立。
  我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瓷瓶,抠掉腊封,倒出10粒褐色的小药丸,踉跄的走向那几个站立的兄弟,每人分了一个,让大家就着口水吞咽下去。
  亲兵老曹说道:大家赶紧吃下去,这是将军在少林学武时候,老方丈给的小还丹,能止血疗伤,恢复体力。
  大家吞咽下去后,似乎都恢复了一些,另一个亲兵老李拎着手里的朴刀问我:
  将军,援兵怎么还不到啊。这些倭寇缓过神来,我们可真的完蛋了。
  我咬咬牙说:我也不知道,现在我跟大家说一句,今天不论谁能活着离开,都给老子查清楚这件事情,为什么说好的援兵不到。如果是可以接受的原因,那啥都不说了,如果是王守备怕死不发救兵,就给老子报告朝廷治他的罪,如果朝廷治不了他,你们就给我杀光他全家。
  几个亲兵轰然一声答应着,大家都抄起刀枪,朝着远处的树林走去,那边100多名倭寇拿着长刀等着我们。
  还有几十米,就和倭寇面对面了,就听着耳边一声尖啸,一只羽箭擦着我们头顶飞过,直直的钉在一个蹲在树杆上的小个子倭寇的面门,那家伙直接从树上飞了下去,摔在地上死了。
  老曹高兴的说:将军,援兵到了……大家一回头,远处5匹战马和近百名的长刀手站在山坡上,为首的一人竟然一身文官打扮,我很惊讶,怎么不是王守备呢,似乎是孙佥事,老李拄着朴刀问,干嘛让个文官带队啊。
  大家正纳闷着,倭寇挥舞着他们的长刀冲了过来,我们九人排成一排迎战,背后的孙佥事带着援兵也冲了过来,倭寇近,援兵远,我们九人先跟倭寇肉搏,老李的朴刀是祖传的,他是山东人,水波梁山好汉的后人,一把刀耍的上下翻飞,迎面而来的两个倭寇当场被砍翻在地。
  老曹手中的长枪也是有来头的,据说是从岳飞岳爷爷那里传出来的,老曹的祖上是岳家军的一员步将,深得岳爷爷的亲传,练了一手好枪法,但是由于腿短,骑不好马,所以一直练着地面上的功夫。四五个倭寇围着老曹,老曹把长枪当棍子使用,耍开了,周围几个倭寇根本够不到他。
  我练的是少林的套路,手里的一把腰刀舞的跟一团雪花一般,两个倭寇的刀直接被我搅飞了,他们抽出腰里的短刀,跟我硬碰硬的交手。瞬间谁也干不掉谁。
  孙佥事一马当先的冲到了,一个文弱的书生,能把马骑好了就不错了,拿着一柄装饰用的宝剑跟倭寇拼命,实在是以卵击石。一个照面就被砍了下来。半边身子都分开了。
  倭寇实在太多了,援兵骑马的几个也陷入了混战,后面的步兵狂跑也来不及了,我剩下的8名部下只剩下老曹老李坚持着,全躺下了。冲过来的几个骑马的士兵也就剩下一个了。
  我们4个人凑成一堆,武器朝外防卫着,老曹骂着远处狂奔的援兵们。
  倭寇分成两拨,一拨仍围着我们,一拨去迎战我们的援兵,几个倭寇看我们手里的家伙长,近不了身,突然朝我们扔过来苦竹啊,手里剑啊之类的暗器,我舞动腰刀挡开几个,无奈数量太多,左大腿挨了一下。老曹和老李手中长兵器,更没法防备了,两人竭尽全力的躲着如雨般的暗器。那个唯一的骑兵被扎的跟刺猬一样从马上摔了下来。
  援兵终于冲到了,毕竟是生力军,倭寇节节败退,围着我们的30多人也开始退去,我飞身上了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马,老李抬手把朴刀扔给我,我骑着马在倭寇人群中冲杀着,一个来回就砍到了5,6个倭寇,再兜一圈又是5,6个,倭寇也害怕了,一边退却,一边扔烟雾弹,暗器阻挡我们追击。
  我们三人已经抱着必死之心,疯狂的屠杀丧失了信心的倭寇,老李的长刀给了我,自己捡了两把倭刀,老曹长枪也扔了,赤手空拳的跟倭寇肉搏,他的那种拳拳到肉的攻击不比手里有家伙差,基本上是拳到人飞,那些援兵也挥舞着钢刀,砍瓜切菜一般的砍杀着,战场上骑着马拿着长兵器的就我一个人了,我驱马跑直线,一直追到跑的最远的一个倭寇,砍翻他,然后横向跑动,拦截溃败的倭寇。
  不少倭寇终于跑上了海滩,涉水向停在近海的船跑去。老曹老李掩杀过来,岸上已经没有活着的敌人了。水里有20多个拼命的挣扎向船游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