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秦时明月之焱妃特别篇】

  话说天明、少羽、石兰三人被公输家族的机关兽逼的不得不登上了蜃楼,蜃楼机关重重,又有阴阳家众高手在内,更是帝国重地,事关始皇长生不好,可谓是一步一杀机。
  幸运的三人靠是机智聪明,又加上那么一点小小的运气,这才在蜃楼内安然无恙,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。
  石兰追踪自己哥哥的踪迹,一路找到云中君的药房,天明运用自己的机关术和石兰哥哥留下的信息,成功打开了云中君的药箱,却被突然回归的云中君发现,不得已躲到了密室,但没想到整个药房都是陷阱,密室中并没有任何出路,反而中了云中君的迷药。
  云中君驱使药奴攻击三人,紧急情况下少羽凭着天生神力强行打开了通往地下的通道,将天明送了出去,至此三人分离。
  天明跌落地下,吉凶不知,生死未卜。
  少羽和石兰苦战药奴,而迷药的功效已经越来越强,少羽和石兰都难以支持下去了,更何况还有石兰哥哥这样不知疼痛,力大无穷的药奴持续攻击,石兰和少羽终于倒在了药奴的攻击之下。
  却说天明,从密室跌落下去,底下是一望无际的黑暗,如同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,天明跌落下去,没有半点回声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天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,入眼是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脚下似乎落了实地上,天明久经淬炼的身体和巨子强横的内力保护了他,天明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。
  脑袋略微的晕眩,似乎还停留在少羽一撞的时候,「这家伙脑袋真是比铁还硬,下次一定要打回来」,天明心里想着。
  随着他挣扎起来,黑暗中冥冥中产生了变化,如同感应到他的存在,四周的环境出现变化。
  一点火光从黑暗深处升起,虽然很弱,却无疑如同一盏明灯一般,让天明有了方向。
  朝着光明的路如此困难,不知道走了多久,天明终于走到光亮前面,微弱的光照亮和周围,一根根高耸的柱子如同撑着天空,上面绑着粗大的铁链,一只乌鸦站在铁链之上。
  它身上散发着光亮,正是它引着天明走了过来。
  乌鸦通体乌黑,身上却带刻着火焰一般的图案,它盯着天明,就像在看一种从来没有看过的生物,眼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。
  「这是哪啊?」
  眼前的影像如同脱离了蜃楼一般,这高耸的铁柱比蜃楼还要高,根本望不到头,蜃楼上绝不可能出现,「难道我死了?这里是地狱?不不,我不要死,我还要找月儿呢!还要救少羽和石兰呢!」天明想到这三人,立刻有了精神,四处打量着四周,寻找可以出去的路。
  然而这微弱的光并不能照亮所有的黑暗,远处是墨一般的颜色。
  突然,站在铁链上的乌鸦飞了起来,在天明头上转了几圈,似乎让他跟它走,天明迷迷糊糊的跟着乌鸦,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走云。
  密室之中,少羽和石兰醒了过来,少羽发现自己被铁链捆了起来,身上的迷药已经失去了作用,自己神志清醒,对面石兰正被绑在柱子上,而云中君正用手挑着她的下巴,「混蛋,放开她」,看到这种情景,少羽立刻怒了起来,一半因为云中君轻薄的动作,另一半是担心石兰的安全,要把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。
  但云中君明显的不是一般之人,对少羽的怒叫毫无反应。
  「你是虞渊护卫,身上有着古老的虞渊的力量,对你,我要用特别的方法,将你变得和你哥哥一样,你是虞渊护卫,会比他更优秀的」。
  石兰挣了挣,却没有逃出云中君的手掌。
  见到如此情景,少羽更怒,身上的肌肉紧绷,捆绑在身上的铁链被他拉的绷直,几处连接着铁链的地方吱吱作响,似乎下一刻就会破碎。
  这里的铁链就算是7,8个成人一起用力都不见得能让它动摇一下,更何况是如今的情景了,少羽几乎要挣脱而出了。
  「天生神力吗!项氏一族的少主,我听说的你的名字」。
  云中君被这边的情况吸引,连身为虞渊护卫的石兰都不顾了,「老夫很是好奇,你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呢,再给他加一根。」随着云中君的话,身为药奴的虞子期毫无感情的看了少羽一眼,将另一根铁链捆在了他身上,如此,少羽身上整整有了5根,被挣动的铁链立刻稳定了下来。
  「项氏一族的少主似乎并没老夫想像的那么强啊,真是让老夫失望。」看到少羽情况稳定了下来,云中君又对他失去了兴趣,转而要走向石兰,想来虞渊护卫的秘密更能吸引他。